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為什麼我們熱愛滑雪...

這是一篇網路上的文章,雖然情境跟台灣的我們不太一樣,但我還是很喜歡,稍稍翻譯了一下,與雪友們及即將成為雪友的你們分享。

-----------------------

為什麼我們熱愛滑雪...

「若不難,那人人都能做到。而困難,成就它的偉大!」(If it wasn't hard, everyone would do it. It's the hard that makes it great.)這是一部描寫二戰期間女子棒球電影,《紅粉聯盟》(A League of Their Own)中湯姆漢克的台詞。“我認為它也能適用於滑雪。

上雪道滑雪,要克服許多的步驟,但對於我們這些從小,身高比雪杖還矮時就開始滑雪的人來說,是一件簡單的事。

首先,往滑雪場的路。沒幾個人有幸可以住在雪場旁。你踏上你的遠征,從把所有的滑雪用品塞進你的車開始,並試圖克服漏東漏西的感受。

那是二十多公斤的裝備,包含你需要的一切。像是:安全帽、雪靴、雪板、護目鏡、雪票、手套、現金等等。一個設備齊全的滑雪者需要一個童子軍的心態,來準備行囊。

啟程,通常在凌晨時分。路上多半是下著雪——這值得慶祝,但也表示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在一片白雪霧茫茫中駕駛(是要以一個一點也不急著去滑雪的心態來開車?)。

到了雪場。找停車位不是個大問題,但穿著亮橘工作服的交管人員會將你引導到一個離雪場大廳很遠的位置。你試圖在停車時,留下一些空間讓上述多如牛毛的裝備可以從車內拿出,但在交管熱切地指揮之下,下一個渴望滑雪人立馬把車卡了進來。


當你卸下你的行李後,要不扛著雪板、雪杖與雪靴到雪場大廳,又或者你可以像那些忠實雪友般在車旁穿雪靴。想辦法單腳平衡,然後努力把腳塞進那僵硬的塑膠雪靴中,這是每個滑雪者都要會的體操。無可否認,我們不止一次,不小心地把只穿著襪子的腳,踏進了骯髒的停車場泥雪中。

如果不夠熟練的話,扛雪板會非常滑稽。這成就了許多華倫·米勒(Warren Miller)的影集。優雅鎮定的扛著身高般長、具有鋼邊的雪板,這不是生下來就會的。

現在,你掏出了一天的工資,在售票窗口買纜車票,小心手套不要掉在雪地上,或忘在櫃檯。把雪票繫在身上,並確保它以後不會在你的臉上拍打。

接下來是艱苦地爬到纜車站。為什麼最近的纜車站往往離雪場大廳還有三層樓高的坡呢?

接著你單腳平衡,用雪杖敲除另一支腳雪靴底下的黏雪,及每一位優秀的滑雪者都知道binding正確扣上的清脆聲。

你通過纜車的圍欄,滑過“wait here”到“load here”的告示牌,並小心那400磅重的椅子撞上你的膝蓋後方,而你搭上吊椅。諷刺的是,七個滑雪者責任其一是,有上車,搭車和下車的搭纜車能力。但真的有誰有問過纜車員的幫忙嘛?深表懷疑。

經過迅速爬升後,你下了纜車並像你的母親教你「兔子出現穿過洞,輕輕抓住胡蘿蔔。」一般的把雪杖套在手掌中。

總算,你滑雪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你飄滑過絲滑柔細的雪。引力使你往下坡加速。風切過耳邊響著。纜車票抖擻,滑在閃閃發亮的白樺林間,穿過挨著雪的松。加速、大膽的挺腰而果敢的流暢入彎,感覺G力的反饋把你彈入下一個弧中。此刻,你想起你為什麼滑雪了。沒有其他感受可以取代,它就像俯衝飛行,如此地令人振奮。

在接下來的纜車的隊伍中,你看到熟悉“每週末同一時間”的臉並交流滿足的笑容。搭上去,向下滑,然後跨張的不斷重複。在一天結束等著你的是佳釀與溫泉,在那裡,你可有一整天的滑雪可以說說笑笑。啊,滑雪。沒有人說簡單,但肯定是甜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