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追雪夢

最近遇到的一些人滿好奇我的故事。在鮮少降雪的台灣出生長大的人,到底怎麼走上全職滑雪指導員這條路?

人生的第一次滑雪是在2007年2月,大四寒假參加兩岸交流團,地點在北京,造訪的滑雪場是石京龍滑雪場。那時只有Ski,沒有Snow Board(以下簡稱SB)。去滑雪的前一天,在網路看了一下教學影片,當天在沒人教的情況下,自己摸索著。

當兵退伍之後,再次接觸到滑雪,是在2010年2月在進入職場工作前,拜訪美國找好友,去了中西部兩座超小型滑雪場。當時,對於雪還不能說上癮,但就覺得滿有趣的。

回台灣後陸續短暫做了兩個工作,覺得日子不開心,不喜歡那樣的生活型態,草率辭職後,人生頓失方向。後來準備國考,但又定不下心,反而花很多時間在餐廳打工。那大概是目前人生最落寞的一年。後來因為當時的女友要來澳洲,想說在台灣也是不知道做什麼,去澳洲花兩年時間找方向或許不錯。

大概在2010年底時,就在思考澳洲的計畫。花了好多時間在網路上找資料,看到一篇阿里嘉的文章後,決定以後走向這個追雪夢。

滑雪指導員可以去各國的滑雪指導員協會考。澳洲是在APSI的網頁上報名。入門的課程與考試是一起的,要考基本滑雪與教學,內容課程都會教,但參加前要有基本的滑雪能力。滑雪指導員因為收入不高,不太容易養家活口,所以多半都會有其他正職工作,只有少數全職的滑雪指導員。

澳洲有五大雪場,三座在維多利亞州,兩座在新南威爾斯州。在網路上蒐集資料,發現維州雪場工作多半可以住在山上,可以每天滑雪。我第一份雪山工作是在Falls Creek的一間民宿,全部工作人員只有五人。工作每天六點起床上班,負責早、晚餐的送餐、洗碗與房間清潔。中午下班後直接去滑雪,滑完回來洗澡,晚上繼續值班。

Falls Creek的其他華人全部都滑SB,只有我滑Ski。每天就是回家看網路上的影片,像是中國紅花梁翻譯的影片。每天記錄一點,隔天上雪場操作。但沒人教,也不懂理論,沒有方向,進步有限。

某天,其他華人同事,因為是房務的關係,他們跟老闆借一間大房間開派對,那房間真的很大,大概可以容納12個人活動,陽台上還有按摩浴缸。我記得是那夜裡,大家齊聚看滑雪影片,而我在雪地的月光下,一個人在陽台打電話回台灣跟姊姊討論追雪一事的,想說該留在澳洲賺錢還是就去追日本冬天。姊姊鼓勵我去追雪,而也剛好有日本的換宿機會開出來。後來就蒐集到二簽,便飛往日本。

2011年12月的白馬雪季,大概會是我最懷念的雪季。那裡的老闆和滑雪的同事一直鼓勵我追夢,最後才下定決心走上這條路。那時候就是努力尋找出路,知道APSI可以在北海道考試之後,努力準備。白天滑雪,晚上唸書。就當時所知,沒有台灣背包客考過指導員,對我來說是一條沒人走過的路,只好自己摸著石頭過河。

後來就是大家知道的那樣在北海道過Level 1考試,之後拿著二簽,上網申請回澳洲Perisher當指導員,然後在滑雪學校教更多客人、接受更多的訓練。同年考取Ski Level 2,帶朋友一起回日本白馬,爾後拿工作簽回澳洲Perisher考取SB Level 1,但Ski Level 3失利,之後就是考Level 3的無間地獄。

滑雪市場只會越來越大,想藉此文給鼓勵一些對滑雪有興趣的人往此發展。如果能有夠多的有心人可以走上這條路,大家一起增進技術、最佳化教學,在追雪的旅途,像候鳥一般,互相支援與陪伴,那是最好不過的。


-------
同文發表於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